页面载入中...

可能会说谎的地图 重新审视全国疫情的地理格局

  观众:现在的文化非常倾向于短频快,我还是非常喜欢严肃文学。我读了很多严肃文学之后发现很多共同点,不管对于时代背景描写,还是小人物描写底色都是乡愁,一个人一定从一片土地走出来的,身上带有这片土地影子。现在城市流动这么频繁,每个人很难说出自己的故乡,只能说出自己故乡是城市,就引申出了一种城市文学,您认为城市文学接下来将迎来怎么样的发展?

  阿来:中国过去读乡村,因为中国确实没有太发达的城市,这个是地理环境决定。昨天下午我还在跟一帮法国人在一起,他们说到乡村文学就很陌生,大家想想巴尔扎克写的是城市,没写农村,而且跟我们隔了一百年以上了。左拉写的什么,雨果写的什么,都是写的当时世界最大城市巴黎的生活。城市文学随着世界文学发展早就有了,马克吐温写的纽约生活,为什么菲兹杰拉德写出来《了不起的盖茨比》,所以其实还是对文学本质的理解。

  严肃文学或者说主流吧,它的本质是人道主义,人文主义,这个从文艺复兴以来就奠定了这样的基础。

  香港惩教署早前表示,为保障个人私隐,该署不会对个别在囚人士的个案作出回应。据东网了解,将有执法人员陪同季炳雄上机,但绝非押解,而是坐在他附近。

  季炳雄与第一个在香港使用AK-47步枪抢劫的“贼王”叶继欢、曾绑架李嘉诚长子李泽钜的张子强合称香港“三大贼王”。自20世纪80年代起,季炳雄于香港频频作案,涉及多宗表行及金行持械抢劫案件,涉案金额近2500万港元,曾一度是香港警方的头号通缉犯。

admin
可能会说谎的地图 重新审视全国疫情的地理格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