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美国今年计划进行四次高超音速武器原型测试

  意大利文物建筑的保护在改革开放以后跟中国方面合作得非常多,不仅为中国培养了很多人才,而且他们还直接派出专家帮助中国文物建筑进行修复。比如2008年以前,故宫太和殿有一次大修,当时这个大修外方的合作方就是意大利的专家,所以他们做了非常多的工作。随着我们国家GDP的增长,我们的国力增强,收入增加,房子差不多都拆完了的时候,大概在几年前,我们开始有了乡愁这件事情,现在当我们大家都在讲乡愁的时候,其实我们已经基本看不到多少乡愁了。

  所以陈志华先生这本书,我认为它是中意文化交流史当中一个非常重要的著作,我们其实是活在历史里面,大家如果去想象一下,再过五十年,一百年,当有人来写中国和意大利的文化交流史,尤其建筑文化交流史的话,陈志华先生这本书可能是在当中会占有非常重要的点,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坐标。所以这本书不是一个很简单的普及性的读物,它是有深刻意义和历史意义的著作。

  我们说建筑为什么是美丽的,当然是有美学层面,但是我们不仅仅从美学层面进行考虑,还要从建筑的美学价值上考虑,所以这本书非常重要。在我们进行文物修复的时候有这样一个潜在的危险,我们当然是可以运用各种各样的建筑修复技术对建筑进行外观上的修复,虽然这些技术可能非常的复杂,但是我们是有可能实现的,也就是可以用这些技术进行外观上的修复,但是真正从文化层面对它进行修复,我们有可能吗?这个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否则的话我们这个建筑的修复就可能会变成一具像木乃伊一样的行尸走肉。

  羌族碉楼,它不仅仅是一个单一的建筑,更加针对的是一个文化族群,也就是我们的少数民族羌族。少数民族羌族,它在中国文化中也是非常特殊的一个民族,因为它连接了汉民族以及藏族民族,因此由于这个原因它也是被中央政府所保护的。其实在2008年汶川大地震以后不久,大家都知道这个大地震的震级非常强,我们来到四川省成都附近的茂县,也就是羌族的聚居地,想要了解怎么修复这样一个族群。大家注意,我在这边不再是谈论一个单一的建筑,因为大家都知道羌族的一个特色建筑就是碉楼,一个多角形的建筑,它可以非常好地抗地震,很少出现毁坏的情况,我更加关注的是怎么修复这个族群的文化。

  由易中天首次担任编剧的话剧《模范监狱》,首轮历经15场演出,昨日(9月24日)在京完美收官。接下来的11月,这部民国风大戏还将登陆上海国际喜剧节,这股“监狱旋风”即将席卷沪上,并随之在更多的城市掀起风浪。初次跨界搞剧作,易中天调侃自己只不过还是“编剧界的新浪”,但很显然的,他的《模范监狱》已经在戏剧舞台上掀起了“新浪”。

  收官当晚,因左腿骨折没能到场谢幕的易中天,透过微博向所有观众和演职人员致谢。从十岁起就看话剧,经历六十年一个甲子,终圆话剧梦的他被评价是“话剧史上年龄最大的新人”,但对这位“新人”,观众们的要求似乎是更为苛刻。无论是作为历史学家本身,还是作为一种品牌保障,观众总希望他的剧作不光只满足于情节的峰回路转和台词的嬉笑怒骂,更期待他的作品可以承担得再多一点,更多的对历史的深入感悟,更多的敢为人先的精神责任,更多的对时代民生的观察。而值得庆幸的是,这一次的“跨界”,易中天交出了高分的答卷。不光普通观众评价这部剧,悬疑紧张,黑色幽默,挖掘人性。叱咤话剧界数十年的蓝天野、李滨、朱时茂等人也在观剧后纷纷表示:“这一次,易先生写了一个好戏!”

  对此,易中天在微博中回应到:“ 有人告诉我,观众的反映可以概括为八个字:好评如潮,意见一堆。观感见仁见智,意见各执一词,还有因为认定本剧‘抹黑民国,歌颂当今’而打零分的。但对于我来说,所有的批评都是鼓励,都是加持。虽然我因左腿骨折不能到场谢幕,但一定跟两位年轻导演和出品人认真讨论诸位的批评,择其善者而从之,意见不同者而勉之,以期改进。

  不像新人,又不像老手

admin
美国今年计划进行四次高超音速武器原型测试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