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美国密西西比州北部水坝恐溃堤 当局敦促居民疏散

  21世纪的今天怎么样呢?依靠多边协调维护的国际秩序面对美国的单边主义,产生了动摇。不少人对外表上与上世纪相似的格局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世界将再次走上爆发经济恐慌、战乱的道路?美国历史学家弗兰克说:“哈定当年还相信国际协调的价值,例如召开了华盛顿裁军会议。而特朗普则不然,否定多边协调、民主、人权及美国主导的全球化的正面因素。非胜即败的世界观与19世纪的大国间竞争相似。”

  小说用精细到像点彩派那样的笔触描写了这四人的人生体验,在崩溃到来之前所感受到的重力加速度。端的像孔尚任《桃花扇》里所唱道:“眼看他起朱(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个体生命被逼到悬崖边上时的极度亢奋,与他们毫无意义毫无美感的行为做法,形成鲜明对比。

  刘震云一直保留着先锋作家的习惯,喜欢玩叙事花招,《吃瓜》比《我不是潘金莲》还要偏得厉害,前言19.7万字,正文却只得3000字,相当于一篇中小学生作文,读到后面有一种嘎嘣一声弦断了,戛然而止的韵味。从结构来看,《我不是潘金莲》像击鼓传花一样环环相扣,《吃瓜》更像是轮舞。

  大概一百年前,奥地利作家阿·施尼茨勒写过一个名剧,就叫《轮舞》,10场戏,5对男女逐一交换舞伴,转了一大圈之后又回到原点。在这场人生游戏中,所谓的年龄、身份和阶级差异统统都不存在了,只有赤裸裸的欲望统治着他们。特别符合弗洛伊德的理论。

  《吃瓜》也是这样,在性的面前,年龄、身份、阶层差别等等,一下子被抹平了,躺在床上,大家都只不过是一具具肉身。不过,在这部小说里,统治他们的并非只是单纯的性欲,而是其他东西在角力:权力、出人头地的意愿,或者只是抵死的空虚。书中还写到一些次要人物,比如齐亚芬,她把性当作了一种报复工具。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美国密西西比州北部水坝恐溃堤 当局敦促居民疏散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